您的位置 首页 产经

对话IDG牛奎光:看好6个领域的产业化机会,科技公司高估值或成长期现象

对话嘉宾 / 牛奎光,IDG资本合伙人 在投资界,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素来以敏锐的眼光和资深的专业度被大家所熟知。他是一名硬科技的坚定信仰者,侧重大数据、云计算、企业服务和新兴技…

对话嘉宾 / 牛奎光,IDG资本合伙人

在投资界,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素来以敏锐的眼光和资深的专业度被大家所熟知。他是一名硬科技的坚定信仰者,侧重大数据、云计算、企业服务和新兴技术等领域的投资,曾主导投资了商汤科技、奇安信、金山云、找钢网、脉脉、酷家乐等知名公司。

在前不久举办的第二十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再次表达了他对于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和硬科技领域的最新观点。他谈到,硬科技在未来十年是很好的投资机会,需要长期研发投入和持续积累,才能形成原创技术,这种原创目前在中国变得越来越有必要。

值此契机,腾讯财经独家对话牛奎光,深度探讨了他对于以硬科技为主的所投行业赛道的前景展望、对于创投行业和宏观环境的最新洞见,以及他多年秉持的投资理念和逻辑。他的主要观点包括:

*未来十年,中国的硬科技企业将在六个方面有全球领先的机会:人工智能、智能制造、5G、自动驾驶、基因产业或者叫做精准医疗,以及金融科技。

*除了硬科技之外,未来十年的另一个投资关键词是全球化。与消费互联网不同,硬科技公司的竞争从一开始就是全球化竞争。而中国硬科技企业全球化,和国外硬科技企业借助中国市场加速成长,这两块版图未来十年都存在着很大的机会。

*对于烧钱靠资本养大的一类项目会有顾虑,更希望看到高资本运用效率、高创新模式的项目。

*科创板的推出对于股权投资市场而言是个巨大的红利,大大加快了科技型企业的退出速度。科技公司的高估值可能会成为一个长期的现象,在一二级市场都是如此,但好公司是可以穿越周期的,我们应该把钱投给优质企业。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对话实录,已经本人审校:

1.关于行业赛道:硬科技与全球化是未来十年的投资关键词,中国市场有很大的机会

腾讯财经:您一直关注大数据、云计算、企业服务和新兴技术方向的投资。能否分享您为什么长期看好这些赛道?

牛奎光:全球范围来看,在过去的十年里,2B科技企业在数量和市值上都有明显的增长。在市值前100的公司中,科技企业的数量从2010年的32家,逐渐增加到了2020年的52家。科技企业总市值占前100家上市企业总市值的比例,从2010的33%增长至2020年的53%。换句话说,科技企业已经成为主导世界经济的一股显著的力量。

同时我们也发现了另一个趋势,2017年起2B效率提升类的企业增长显著优于2C企业。如果将美国本土IT领域的上市公司按主要行业属性划分成2C和2B两大类,从数量和市值上来讲,2B的增长都超过了2C公司。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究其原因,2C互联网企业更多是生产关系的改变。也就是说,在过去的20年里面,2C突飞猛进其实是生产关系先行,到了一定阶段之后,生产力需要继续跟上来,提高效率。所以往后看,以2B业务为代表的科技企业,就迎来了机会。

腾讯财经:硬科技有很多细分领域,包括人工智能、自动驾驶、5G、区块链等,您更看好哪些领域的发展潜力?

牛奎光:未来十年,我们看好中国硬科技企业的这六个方向:人工智能、智能制造、5G、自动驾驶、基因产业或者叫精准医疗,以及金融科技。

首先,人工智能。中国有非常好的孕育科技企业的土壤,因为中国有巨大市场规模优势,更快的市场迭代速度。

我看好人工智能接下来的应用前景,中国有最好的视觉理解和语音识别应用市场,我认为是全球最好的市场。在中国有很多人工智能帮助做出更高效、决策更客观的应用场景:比如金融机构应用人脸识别技术提高安全性和用户体验;政府利用人工智能提高社会管理水平。我们也看到很多其他的创新,比如IDG资本被投企业猿辅导的“斑马AI”,教学前的小孩学语言,这在AI应用中是非常出色的。我认为,接下来还会可能会有更多长尾应用出来。

第二,智能制造。2020年中国有力地控制住了疫情,复工有序使得在海外的电商取得较大增长。从海外电商的外币结汇来看,上半年基本上增长了90-110%,这是一个明显的增长信号。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当前的环境下,智能制造变得尤其重要。在中国特色的智能制造和供应链基础之上,接下来的商品全球化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第三,5G。这里分为两个部分,第一,5G基础网络的建设、以及国产替代可能是很大的机会;再者,从云的应用上来讲,我相信下一代能够生产出超过SAP企业级管理软件操作系统的公司应该就在中国。原因是在以前物资短缺社会中,生产效率特别重要;现在我们处在一个资源相对过剩的社会,生产效率仍然重要,但是相比之下,对消费者的了解则更加重要。中国是企业离消费者的距离最近的地方,因为数字化做的很好,因此下一个具有颠覆性的企业,我相信会在中国。

第四,自动驾驶。中国正在发展自己独立的操作系统。在实验演化上及政府基础设施建设协同上,我们也比其他国家有更多的效率优势。

第五,基因产业,或者叫做精准医疗。有20%左右的疾病是基因导致的,我们有机会通过个性化的方式,针对不同基因的人群区分开来进行疾病研究。在这方面,我们跟国外基本上处于同一起跑线,但我们有明显的数据优势和迭代优势。

第六,金融科技。这方面无需多说,移动支付的到来大幅提高了效率,中国进入了电子化、移动化的时代,这方面我们没有包袱,而且可以做的更好。

腾讯财经:现在很多人都在说,AI投资没有前几年那么热了,您怎么看?AI冷了吗?

牛奎光:人常常会高估短期的影响、低估长期的影响。可能前几年是高估了,现在是低估了。

从投资角度来讲,我是觉得现在是投资AI和AI应用的好机会。

腾讯财经:科技方向的投资通常不确定性比较高,您是怎么挑选项目的?

牛奎光:首先,我们要对所投项目做足功课,对行业的未来有自己的理解,能够跟创始人进行很好的交流。做投资要读paper,而不是只读公众号。

第二,本质上讲,我们不是投资技术本身,而是投资技术的产业化。换而言之,技术本身的细节不是我们投资的主要目的,我们主要还是看技术能否在某个时间点有大规模产业化的机会。

投资看的是一个综合能力,包括技术产业化所需要的资源、产品、销售等,不仅是技术本身。

腾讯财经:您曾经表示过硬科技公司和竞争与市场都是全球化的,但是当前我们看到国内外市场环境发生了一些变化,字节跳动、华为这样的企业面临着一些海外的“黑天鹅”事件。您依然看好未来十年硬科技在中国的创业和全球化投资机遇吗?对于硬科技方向的创业者而言,他们应该如何应对国内外市场环境变化带来的挑战?

牛奎光:除了硬科技之外,全球化依然是未来十年的另一个投资关键词。跟消费互联网不同,硬科技公司的竞争从一开始就是全球化竞争。中国硬科技企业全球化,和国外硬科技企业借助中国市场加速成长,这两块版图未来十年都存在着很大的机会。

我相信,经过这段时间的痛苦之后,我们该崛起的还是会崛起。因为中国是一个内需足够大的市场,能自我形成有效市场,这是产生全球化科技企业的必需条件。或许前几年会成本贵点、效率低点,但是演进一段时间以后,生产关系和生产力都会慢慢地赶上。

腾讯财经:这几年来,科技板块一直是二级市场最火热的投资主体之一,但科技公司的估值过高一直被诟病,您怎么看?估值高的现象是否传导到一级市场?如何看待未来科技公司的估值走势?

牛奎光:二级市场估值高的现象必然会传导到一级市场,这会对一级市场造成一定的估值风险,但取决于如何看待。

第一,科技的崛起往往带着一定程度的高估值,或者叫做适度的泡沫。这可能会是一个长期的现象。

第二,我们担心的是高估值所带来的投资风险,但优质企业是可以穿越周期的,我们应该把钱投给优质的企业。

2.关于创投行业:科创板的推出是科技企业的巨大红利

腾讯财经:想了解一番您对整个创投行业的看法和您的一些投资理念。首先关于退出。近两年来,我们看到科创板和注册制落地、A股IPO提速明显等趋势,这给股权投资市场带来怎么样的变化?是否成为股权投资退出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渠道?

牛奎光:这是非常巨大的红利,尤其科创板的出现之后,科技型企业的退出速度大大加快。以前我们在科技上的投入和关注太少了,我认为这是一次纠错,或者叫做弥补历史欠帐。

腾讯财经:现在做投资跟很多年以前相比,外部环境有了很多的变化。比如创业项目增多后鱼龙混杂,好项目的判断难度提高;比如投资机构爆发式增多,好项目的价格容易被哄抬。其中最让您感到焦虑的是什么?

牛奎光:创投机构越来越多,市场存在泡沫或周期,都是不可避免的社会现象。我们不应该受市场情绪的影响,无论泡沫和低谷,都应该坚持投资创新企业。

焦虑之前有,现在好多了。估值有泡沫,焦虑是没有用的,更重要的是如何应对。

腾讯财经:BAT等企业已经成为一级市场投资中的重要角色,这些企业不仅有大量的钱,还有大量的平台和业务资源,您会担心这方面的竞争吗?在与这些大企业的竞争中,VC\PE机构的优势是什么?

牛奎光:确实是。不过,一来,我们与他们是合作远大于竞争;二来,即使是同一个项目,我们看中的具体的点也会有所不同。

3.关于投资理念:“人”是投资中非常重要的因素,对于靠资本烧出的项目有顾虑

腾讯财经:关于您的投资理念。您目前更关注处于哪个发展阶段的公司?投资风格是偏向于“广撒网”还是“重点捞鱼”?

牛奎光:我之前投资偏早期的项目较多(VC),现在投资偏后期的项目较多(PE)。对于VC来说,覆盖的效率和质量是非常重要的,而且VC需要有更开放的心态去拥抱更大更多的创新。而PE阶段则需要更加精准地判断行业和公司的发展前景,我们更像是一个副驾驶的角色,帮助企业执行和扩张。

无论VC也好,PE也好,我们都希望能够找到对未来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影响的企业家。

腾讯财经:您在投资中是非常看中“人”这个因素的?

牛奎光:对。

腾讯财经:那您怎么权衡行业赛道和创始人团队两者的重要性?

牛奎光:这是个组合,很难说谁比谁更重要。我们对人特别重视,但很难离开了事去谈人,或者离开了人去谈事,最重要的是人的特性和这件事情该具备的成功要素相匹配。

腾讯财经:投资2B公司和投资2C公司有什么不同?相对于2C,2B的天花板会更大吗?

牛奎光:2B企业可持续增长的时间较长,但是少一些爆发性机会。之前我以VC投资为主,相对更关注2B公司对于生产效率提升的作用。现在我做PE投资较多,关注2B企业以外,也关注2C的头部场景公司。

我们的决策模型并不取决于公司是2B或2C,而在于能否实现技术的创新和产业化。

腾讯财经:市场热点总在不断切换,您对于要不要投“风口”的问题怎么看?

牛奎光:就如我刚才讲到的,人总是高估短期影响,低估长期影响。对于“风口”的问题,首先我们必须理性判断,再者我们需要能够清楚认识到其中的阶段性机会,也必须管理好其孕育的风险。正如巴菲特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你对泡沫有清醒的认知,你就有机会更快的赚钱。

腾讯财经:互联网创业项目通过烧钱靠资本养大似乎逐渐成了一种风气,您对于这类项目怎样进行投资判断?

牛奎光:对这一类模式我们会有顾虑。或许这样的做法对于一些行业部门来说是必须的,但我们更希望看到高资本运用效率、高创新模式的项目。

腾讯财经:您觉得未来可能超越AT的企业在哪里?

牛奎光:目前看来,超越AT是比较难的一件事,这取决于超常规的竞争壁垒,这个竞争壁垒目前还看不到有放松和降低的迹象。

例如美团和字节跳动,都是发展前景很好的企业。美团是边缘创新的典型,从团购这样一个互联网边缘行业切入,从一开始的非标准化服务到现在慢慢积累了强大的壁垒。字节跳动也是如此,抓住了内容形式从文字、图片、音频转向短视频的时代契机。

腾讯财经:最后,能否整体阐述一下您这几年投资经历的心得体会?

牛奎光:过去几年,我最大的感触就是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之间螺旋式促进的关系。

举个例子,一瓶水是通过商场卖出去,还是通过电商卖出去,从总价值的角度是一样的。区别在于,钱是电商赚了,还是商场赚了。但如何生产更多的水,是政府要考虑的问题。两者之间是螺旋式促进的关系。

倒回几年前看,挣钱的是房地产,站在宏观的角度来看这是对的,因为它能解决国家信用资本扩张的问题,房地产先起来是最有效率的方式。后来挣钱的是互联网,互联网有技术向的,但更多的是模式向的,技术的风口来的最慢,但还是来了。总体来看这几年,科技得到了更多的关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全域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uanyuzx.com/9498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